新闻中心

解读国六和新能源车发展话题圆桌论坛

发布时间:2019-7-2 16:09:43



赵国清

赵国清:2017年7月1日全面实施国五排放标准,到今年7月1日,天然气车、部分重点城市用车实施国六标准,短短两年时间,为什么排放升级这么快?有什么重要意义?

刘坚:国六是环保的一个重要抓手。国内排放政策升级非常快,从国五到国六,氮氧化物会降低80%,PM也会有67%的下降,环保效果非常明显。国六政策也是恰逢其时,将更多的企业关注度拉回传统内燃机的技术进步,帮助传统技术健康、可持续发展。


刘坚

赵国清:2018年6月国六排放标准发布至今,国内的商用车厂和发动机厂都进行了新一轮的产品与技术升级,在这个升级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点?准备怎么样了?

邢敏:中国的汽车工业和中国的内燃机工业做好了充分准备来迎接国六标准。国六标准是在吸收欧洲、美国的排放标准后,结合中国实际,制定出的中国特色的标准,对企业而言技术难度较大,开发成本很高但是,以解放动力为代表的排头兵企业,都相继推出了国六新产品,为整车提供了强有力的动力。一汽解放和解放动力在行业内起到了表率作用,做到了央企的社会责任,无论从国家还是社会的角度,都是值得学习和致敬的。


邢敏

赵国清:国六标准,挑战很大,难度不小,柴油机升级到国六标准,需要做哪些改进?

姚春德:柴油机在排放中主要有两大难题,一是氮氧化物排放,二是颗粒物排放。目前国际上主要采用SCR或EGR两种技术路线降低氮氧化物。

我们了解到,解放动力采用了高效SCR结合EGR技术,来解决氮氧化物的排放问题。如果单纯采用SCR技术,技术上可能简单点,但效果并不非常理想。有研究表明,现在实施的国六标准,如果单纯采用SCR技术,氮氧化物的排放会增加44倍。如果有EGR在,这个排放就会从44迅速降至13。相结合的技术难度高,但也正体现了企业对社会负责、对环境负责的态度。


姚春德

赵国清7月1日,天然气将率先实施国六标准,天然气发动机发展趋势和前景如何?升级到国六排阶段,有哪些技术难点和改进方向?

帅石金:天然气二氧化碳排放好,颗粒物排放基本为零,符合国家节能减排的要求和环保发展趋势。目前面临的挑战,一是价格仍存在较多波动,如果能够将天然气与柴油的价格差保持在一定水平,使得用户在使用过程中有成本优势,天然气产品将能够得到更好的推广和应用。二是开发中存在成本较高、排放标定要求较高等难题。


帅石金

赵国清:解放国六发动机做了哪些技术升级,来持续保证发动机品质和技术领先,给用户和社会带来哪些价值?

钱恒荣站在用户的角度,解放动力国六产品具有五大特点,让更多用户得到更多实惠。
一是技术路线上,选择EGR+DPF+SCR作为主推路线,能为用户带来全生命周期的成本的节约。每年在燃油和尿素方面,可节约1万元
二是在省油技术上,采用解放三大独有的省油技术,确保我们在国六阶段的省油能力依然领先行业。即:高爆发高压力(国六发动机的爆发压力全面提升至230bar)、分布式燃烧技术、一汽独有的能量管理技术。
三是在电控技术上,全系列采用一汽解放自主研发的ECU,避免垄断,也为未来商用车的车联网技术发展带来便利。
四是在品质提升上,仅用于国六产品生产线品质提升的改造,就投资了10.6亿元。同时聚焦用户国五阶段尿素结晶的痛点,在国六产品上,采用旋流高效混合技术,实现自动高温除结晶。也可以说,我们破解了一个国际难题五是在维保技术上,在13升发动机上推出国内领先的15万公里长换油技术,DPF清理里程提升至40万公里。


钱恒荣

赵国清:解放整车升级到国六排放标准,攻克了哪些技术难关?进行了哪些技术升级?给用户和社会带来哪些价值?

吴碧磊:困难和挑战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国六整车电控标定的难度非常大,二是整车的热管理问题处理比较困难,油耗降低3%,就要求整车的散热能力提高40%以上。对此,采取了一些列新技术,成功解决了热管理问题,保证了解放卡车体系节油技术能够持续升级

国六整车还推出了多项升级技术,包括轻量化技术,整车降重200公斤,变速器和车桥两大总成都实现了20万公里长换油噪声降低三分贝。在国内率先推出电控数据远程推送的DOTA技术等。


吴碧磊

赵国清:关于新能源商用车发展趋势和前景如何?存在哪些技术难点?

邢敏:新能源燃料能够实现低排放,并更大地满足车用动力的需求。

我们所说的新能源包括纯电动、插电、混动、替代燃料,内燃机的技术路线不单纯是纯电或插电、混电,它是综合的,在新能源方面,我们更多地加强它在电气化方面如何与内燃机结合,深入结合才能更好地推动整个动力的发展,推动车用动力的发展。

刘坚:现在新能源汽车主要包括锂电池驱动的电动汽车,还有备受关注的氢燃料电池汽车。

氢燃料电池汽车和锂电池是互补的关系,在续航能力上,它能接近燃油汽车的表现。

但是目前在国内,氢燃料电池的问题比较多,技术水平和产业基础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明显,上游产业链也比较缺失,比如说加氢站、氢气的储运、氢能的制备的经济性和安全要求都存在问题。

赵国清:发展新能源商用车是大势所趋,在技术路线选择上是否应该有所侧重?在哪些技术上率先实现突破?

帅石金:现在动力多元化已经是共识。眼下动力多元化是有场景的。比如商用车有小、中、大型,对于小型的、在城市行驶的,可能选择电动或混合动力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内燃机不是说没有了,而是有了电动之后,它得到了一种传承和发展,因为有电机的辅助,内燃机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对于重型商用车,柴油机和天然气机是主导,在高速路行驶,电动车走不远,现在柴油机可以做到零排放。

姚春德:目前电池的热管理涉及到安全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仍需解决。对氢燃料电池来说,氢在国内的价格大概是柴油10倍,单氢燃料的价格就不是用户能用得起的。

因此在商用车领域,还是要下大功夫在内燃机上,用好能源多元化,用好以油为基础,以天然气还有其他多种燃料相结合的发展趋势,在高效率、低排放方面去下功夫,做工作。

赵国清:解放新能源车做了哪些技术储备?开发了哪些产品?有何优势?

吴碧磊:解放新能源商用车在研发领域是国内起步较早的,已投放500台混合动力客车进行了商业运营。

在纯电动和混合动力车上,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相对成熟的整车匹配技术,和国内外高档供应商开发出的纯电动产品,涵盖重、中、轻,用途涉及物流、环卫、专用和城市公交等领域。

目前,我们正在开发面向商用车工况的专用车。下一步还将推出三款全新的轻型混合动力城市物流车。

我们还拥有自主的氢动力实验室和加气站,在系统合成、核心材料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赵国清:发展新能源车对传统动力也是一个冲击,如何待这个问题?有没有压力?

钱恒荣:说压力肯定有压力,但还是信心为主。未来的动力,我认为是多元化的。

在这方面,解放进行了统一部署,电动车已经搞了很多年,燃料电池这块,发动机事业部也承担了一部分工作,未来大家肯定能看到效果。

我认为,传统的柴油车还有非常大的优势和非常大潜力,目前我们90%多的精力都花在传统柴油机的优化挖潜上,我们已经明确了要打造“三最”发动机,第一个最是最省油,把热效率提升至50%。第二个最是最环保,从试验室数据看,完全可以做到零污染。第三个是最可靠,发动机寿命提升到200万公里。

展会联系信息

东方嘉恒展览(北京)有限公司

联系人: 

杜新颖:13683596006
 
崔国华:13520932017
 
任利文:13269086576 

邮编:100021 

电话:+86 10 8731 3532 

传真:+86 10 8731 0977

网址:www.enginechina.com.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松榆南路54号旌凯写字楼三层C18室